尋找文化的另一面鏡子——讀《文化研究和通俗文化導論》

作者:王茜 刊名:湖南大眾傳媒職業技術學院學報 上傳者:初國卿

全文閱讀

合上這本書,或許你滿腦子里都是諸如“結構主義”、“后現代文化”、“女權主義”之類玄妙而又時髦的話語,實際上,當你再次呼吸身邊無所不在的文化和通俗文化的空氣時,你已經發現自己開始透過另一面鏡子看身邊的文化現象。正如作者在序言中所說,《文化理論與通俗文化導論》帶有深厚的“葛蘭西色彩”,但事實上無需葛蘭西背景也照樣能讀懂此書。斯道雷有一種非常老實的敘述姿態,并不像那些喜歡高頭講章的“概念大師”們夸夸其談故弄玄虛。在他所描述與分析的事物與讀者的身心感受之間,很少有磕磕絆絆的距離障礙。在書中,作者對文化研究各學派對不同事物的立場進行了比較。在本書關于“新葛蘭西派的文化研究”的內容中,斯道雷說,霸權概念的提出,使得通俗文化學者們可以從以往的困境中解脫出來。通俗文化既不再是一種阻礙歷史進程的、強加于人的政治操縱文化(法蘭克福學派);也不是社會衰敗和腐朽的標志(“文化與文明傳統”);也不是某種自下而上自發出現的東西(文化主義的某些論述);也不是一種將主觀性強加給某些被動的主體的含義機器(結構主義的某些論述)。精辟而又深刻,寥寥幾筆就將文化研究中三種不同的派別勾勒出來。同樣,作者深刻比較了“文化與文明”傳統和法蘭克福學派之間的異同。他認為兩者所譴責的事物相同,但是原因卻各不一樣:“文化與文明”傳統攻擊大眾文化,是因為大眾文化對文化標準和社會權威構成了威脅;法蘭克福學派攻擊大眾文化則是因為大眾文化對文化標準構成威脅,并使工人階級非政治化從而維護社會權威的鐵腕政治。更為重要的是,上述對待“文化變遷”最常見的緊張關系,在斯道雷的書中被一種客觀的具有前瞻性的冷靜所取代。全書8章內容從“意識形態”、“女權理論”、“后現代主義”等直至“通俗文化”,展示了當代文化世界最重要的課題的全景圖。即使是面對這些最重要的課題,我常??梢愿杏X到作者冷靜的思路。他常常在敘述完一個觀點后給出嚴謹而深刻的評價,起到畫龍點睛的作用。如在談到阿多諾關于流行音樂的觀點時,作者冷靜地指出:我們必須要認識到她是在1941年寫這篇文章的。繼而又非常尖銳的提出一連串的問題:流行音樂真的像他想讓我們相信的那樣時鐵板一塊嗎?流行音樂的消費真的像阿多諾敘述的那樣被動嗎?流行音樂真的能起到社會膠結劑的作用嗎?仿佛這位大學者此刻正坐在面前和我們討論,引導我們去思考,撕去那些理論冰冷的面紗,展示的是一個令人興奮不已的心靈之旅。在一段敘述之后,斯道雷常常會加上這么一句:“不久,我們就會發現事實并非如此?!弊x到此處,我常常啞然失笑,仿佛看見這位德高望重的教授正躲在書頁的背后偷偷地笑。為了讓讀者更容易理解那些艱深的概念和理論,書中列舉了大量通俗文化的例子,包括美國電影、電視劇,還有各種人們耳熟能詳的歌手、樂隊等。更令我感動的是,每一章后面都有詳細的“推薦閱讀書目”,介紹與本章節相關的書目,不僅表明斯道雷是一位功底扎實搜求務盡的嚴肅學者,對于我們讀者來說,也有著開闊眼界啟通思路的功效。在斯道雷的這本書中,我們可以嗅出一點東西,就是在文化研究中,存在著“文化精英主義”和“文化民粹主義”這兩種范式之爭。在這本書的最后一章《通俗政治》中,作者也提及了“文化研究中的范式危機”,以及由此造成的“質量判斷危機”。德國法蘭克福學派的批判理論和英國文化研究學派的文化主義從某種角度說,兩者的研究范式恰好標志著兩種截然不同甚至對立的文化觀念:文化精英主義和文化民粹主義。較之于西方文化,中國當代文化似乎更顯得復雜。在中國當前的文化研究中,精英主義的立場并不鮮見。這種精英主義的做法往往把文化被界定在范圍相對狹小的領域里。它對大眾文化中商業傾向和消費主義

參考文獻

引證文獻

問答

我要提問
32张二八杠游戏那有